您现在的位置是:大数据娱乐 > 大数据娱乐 >

从吴亦凡到张哲瀚事件: 金主、人脉、黑对家

2021-08-24 06:27大数据娱乐 人已围观

简介大数据娱乐[ 由于娱乐圈负面事件密集发生,相关行业协会和一些机构也开始注重艺人的艺德培训,对于一些劣迹艺人进行抵制。而那些原本主要只看数据流量的商家,在经历了这一轮明星塌房(...

  [ 由于娱乐圈负面事件密集发生,相关行业协会和一些机构也开始注重艺人的艺德培训,对于一些劣迹艺人进行抵制。而那些原本主要只看数据流量的商家,在经历了这一轮明星“塌房”(形象崩塌)和经济损失后,也开始慎重选择合作对象,对于合作艺人的品行考量成为一项重要衡量标准。 ]

  [ 部分商家则表示,以后未必都请明星做代言人,也可以用虚拟偶像或非真人合作模式来营销品牌,以此减少明星“塌房”后引发的风险。 ]

  [ 企查查显示,张哲瀚名下共有5家企业,其中4家注销、1家在业,在业公司全称为青岛瀚坤影视文化工作室。 ]

  这个暑期的娱乐圈,并不平静。打开手机,各种明星“猛料”充斥着屏幕,吸引了一大堆“吃瓜群众”。从吴亦凡、霍尊到近期的张哲瀚事件,让更多人意识到,这些娱乐圈的负面事件并非个案,或许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事情依然存在。

  这些负面事件,除了让艺人本身的事业和生活受到影响,或涉及退圈(退出娱乐圈),或涉及承担法律责任等,更是扒开了娱乐圈长期以来的畸形合作模式和太多灰色收益链条的秘密。

  由于娱乐圈负面事件密集发生,相关行业协会和一些机构也开始注重艺人的艺德培训,对于一些劣迹艺人进行抵制。而那些原本主要只看数据流量的商家,在经历了这一轮明星“塌房”(形象崩塌)和经济损失后,也开始慎重选择合作对象,对于合作艺人的品行考量成为一项重要衡量标准。

  坐在第一财经记者对面,顾小美看起来年轻漂亮,身材骨感,这是标准的上镜形象,可谓是“老天爷赏饭吃”。顾小美是艺术类院校表演专业科班出身的演员,但是她从几年前就开始逐步退圈了。

  “我觉得我在娱乐圈是没有什么出头机会的。我不怀疑自己的样貌和演技,但是我没有办法获得更多资源。在这个圈子里,如果你要出名,那么就得有好的作品或流量,作品就是你需要获得角色,尤其是优质作品的优质角色。或者你拥有非常庞大的粉丝基础,流量极高。而要拥有优质作品或流量明星的地位,你背后必须要有资源支持,包括资金的投入和人脉支持,否则你很可能永远只能是配角,甚至仅仅是跑龙套。”顾小美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自己虽然是90后,但很快就接近30岁了,如今依然是籍籍无名,作为一名女演员,她在演艺圈应该不会有什么起色了,几年前自己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逐步退圈了。

  像顾小美这样的演员很多,每年艺术类院校毕业的俊男美女不在少数,其中不乏演技不错的,但是最后能“出得来”的明星占比非常低。

  “原因很简单,因为机会是有限的,你很漂亮,我很美丽,我们也都有演技,那么就看谁有‘本事’拿下这些机会。这个‘本事’是具有综合因素的,包括了你本身的业务能力、形象气质、背后资源方支持和人脉关系等。多年前的演艺圈‘潜规则’风波就是如此,那位女演员在没有其他资源支持的情况下,只能以被‘潜规则’来获取影视剧的出演机会。所以很多艺人从一开始就需要有背后的资源支持,首先就是资金支持,俗称‘金主’,比如你选秀、出道、宣传等都需要投入资金,给你维持热度,包括之前很多选秀节目的打榜投票,都需要宣发。而积累粉丝也是一个‘烧钱’的过程,等你粉丝达到一定数量了,你才可以运作粉丝经济,吃到流量的红利。”同样是表演专业出身的吴珍妮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

  吴珍妮和顾小美的长相、身材看起来非常“同款”,瘦削而漂亮,而吴珍妮和顾小美的选择也差不多——退圈。

  坐在第一财经记者面前,吴珍妮很淡定地喝了一口咖啡,然后自嘲地说:“我几年前还演过一个大制作电影的配角,和我搭戏的是个大明星,他演江湖大哥,我演他身边的一个情人,就那么几场戏。我后来的一些作品就连配角都算不上,甚至你在演员表都不一定看得到我的名字。我很清楚,我没有什么背后资金方,当然拿不到什么重要角色,所以我觉得与其消耗青春,还不如赶紧转行。”如今的吴珍妮自己经营一家传媒公关公司,虽然辛苦,但她觉得生活得很踏实。

  光有“金主”或许还不足够,有些机会还得有人脉因素。比如在演艺圈一直流传的“京圈”或其他圈子。要进入这些圈子,必须要有可以带领艺人入门的人,这就需要艺人和背后投资方一起去建立人脉关系。

  “要获得人脉,你就要加入这些圈子,从吃饭喝酒开始,到一些活动,如果你不参加,那你就无法融入这些圈子,机会也就不会属于你。我在剧组拍戏时,也收到过一些还颇有名气的演员邀约,请我参加一些他们的饭局或活动,我去过几次后发现,我真的难以接受,我也很清楚,我如果不接受这些社交活动,也就不能打入他们的圈子。我没有金主,也没有人脉,所以我才会决定退圈,早点改行做点别的,或许还有其他发展机会。”顾小美对第一财经记者无奈地说。

  “我在剧组工作过一段时间,一个角色有时可能有50个候选人争夺,可以看到很多不大不小的角色是因为人脉关系而塞进剧组的。比如有一部剧,男主角和女配角的一场戏NG了很多次,导演就发怒了,但是不寻常的是,男主角颇有一点名气,女配角毫无知名度,而且主要是女配角笑场造成的NG,结果导演一个劲地只骂男主角,却一句话也不说女配角。后来我才知道,因为女配角是带资进组的,背后还有人脉关系。”何雪曾经担任剧组的现场工作多年,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种依靠人脉的事情在圈内举不胜举,她自己很看不惯这种风气,所以后来转行了。

  既然要打造一个流量明星,背后需要资本方、人脉圈等支持,耗费了大量的资源,那么一旦这个流量明星走红,则该明星必须肩负起回本并赚大钱的重担。

  有业内人士透露,正因为打造一个流量明星的成本很高,所以成名后,这些明星开出的片酬价格也会更高,以此来达成投资回报率。此外,互联网时代,流量是一个重要指标,很多商家在选择代言合作、综艺节目组在邀请嘉宾、剧组在选择演员的时候,都会看流量数据。

  有时,为了获得一个顶流明星的加盟,节目组和剧组动辄开出数千万元的天价,这一方面是由于顶流明星的价码本来就很高;另一方面则是开出高价获得顶流明星参与后,节目组和剧组可以开出更高的招商价格去吸引商家投放。于是圈内的天价片酬“水涨船高”,这才有了此前郑爽这类演员被指逾亿元的片酬风波。

  数千万元的片酬在圈内不在少数。有一位综艺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如果邀请艺人,就要看几个要素,包括有没有综艺感、是不是有巨大的粉丝基础、整体流量数据等,一旦被认为是适合的人选,则节目组就算花费上千万元的价格也要签下这个艺人,因为后期的节目收视和点击量、商业资源等都要靠这个流量明星。而剧组的商业逻辑也是如此。

  “从演员的角度而言,走红后,他们会觉得综艺节目更好赚钱,毕竟一部影视剧总要耗费数月的时间去拍摄,如果要演好,还需要体验生活、代入情绪等,很是费神。但综艺节目或广告商业代言则比较轻松,尤其是广告,可能几天就拍完了,性价比很高。”长期经营娱乐整合公关业务的从业者张杰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即便是一些知名度不高的艺人,只要其经纪公司还能花费一些成本,打造还算可观的流量数据,也可以“捞一把”。第一财经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比如小有名气的艺人,随便转发一个微博的商业广告,至少也是20多万~30多万元的价码,一些商业代言的表演,开价在数十万元一场。如果达到二线演员左右的地位,则这类合作的商业价格基本可达百万元级别。

  “资本、人脉关系等过分的介入,使流量明星有了报天价的底气,很多剧方或节目组并不注重演技和艺术水平,仅仅就是看粉丝量,看招商效果等,造成很多流量明星根本记不住台词,甚至还有流量明星不到现场拍摄,只靠抠图来做后期。这些都严重影响了作品的质量,也助长了天价片酬的不健康发展。”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副教授邵奇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

  超乎想象的高收入,让一部分当红艺人开始飘飘然。从吴亦凡、霍尊到如今的张哲瀚事件,在业界看来,说到底都是畸形的高收益之下,让这些艺人忘乎所以,然后缺乏对于自身的管理。

  “有了名利后,流量明星就可以接触到更多的资源,就好像马太效应一样,加上这几年所谓的偶像养成、粉丝参与感加强,粉丝经济崛起,各类灰色收益比如粉丝为明星集资等越来越多,让流量明星更会飘起来。于是部分当红艺人就会去做一些过于放纵的事情,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有这样的资本,即便出了事情,背后资本方和人脉圈应该也会出手解决。这就使得一些当红艺人越来越放松警惕,丝毫不做自身管理,甚至对合作方态度也很傲慢。要知道,各家艺人都是在争夺资源和机会的,有些过于飘的艺人不仅自己容易犯错,同时也容易得罪人。树敌后,对家会去挖掘这个傲慢艺人的黑料,一旦曝光这些黑料,那么这个流量明星就麻烦了。”张杰煜对第一财经记者说道。

  艺人的严以律己不仅仅是在走红后,即便是籍籍无名时,也应该做好自身管理,毕竟这是一份具有公众传播属性的工作。

  “不懂得自我管理的艺人,很容易被对家抓到错处,现在是互联网时代,黑料被揭开后的传播速度极快,如果是非常致命的问题,那这个流量明星就惨了。在很多明星工作室,他们都有专门买热搜和压热搜的业务,需要曝光度的时候就买热搜上去,如果遇到黑料就得压,当然也包括一些黑对手的事情。可如果艺人所犯的错实在太严重且证据确凿,那么无论如何也压不住的。比如郑爽、吴亦凡、霍尊和张哲瀚的风波,怎么也不可能洗白。”张杰煜透露。

  流量犹如“双刃剑”,不出事时,流量明星给合作方带来的是巨额利益,一旦出事,则合作方也会被直接牵连,经济损失巨大。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21年6月,吴亦凡合作代言的商家包括路易威登、宝格丽、欧莱雅男士、滋源、得宝、立白、乐堡啤酒、兰蔻、韩束面膜、保时捷、康师傅冰红茶、华帝、腾讯视频和王者荣耀等。

  吴亦凡出事后,上述品牌全部解约,腾讯平台终止与其合作,且不少商家还在向吴亦凡公司方面索赔,吴亦凡风波甚至拖累了部分上市公司的股价。最惨的就是腾讯S+级的巨制《青簪行》,该剧出品方是企鹅影视、新丽电视、凤凰联动影业,主演分别是吴亦凡和杨紫。有消息称,《青簪行》的投资金额或可达6亿元,如今该剧难以播出,所有投资相当于打水漂,如果要播出则必须更换男主角,这又是一大笔费用。

  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CBNData)星数发布的2021年二季度“CBNData星数明星消费影响力榜”显示,当季实力带货明星为王一博、肖战、龚俊、张哲瀚和赵露思,因《山河令》崭露头角的龚俊和张哲瀚,在二季度的带货排名还在不断上升,团队迅速反应进行品牌收割,商务合作频繁,加上粉丝购买热情高,推动两人商业价值的提升。就二季度数据来看,90后明星中以王一博、肖战、张哲瀚和龚俊的“四大流量”带货阵营已逐步形成。

  然而,张哲瀚发生负面事件后,其代言的包含轻奢、美妆个护、日用食品等几十个品牌接连宣布与其终止合作。8月13日,淘宝官宣张哲瀚不再担任官方能量官,至此,张哲瀚的代言合作全部终止。第一财经记者登录优酷平台发现,张哲瀚的代表作品《山河令》近日已下架。企查查显示,张哲瀚名下共有5家企业,其中4家注销、1家在业,在业公司全称为青岛瀚坤影视文化工作室。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公告称:“演员张哲瀚的行为存在严重不当,不仅伤害民族感情,而且对其受众中的青少年群体带来恶劣的不良影响。根据《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办法》的规定,要求会员单位对其进行从业抵制。”此外,霍尊则自己直接宣布退圈。

  不少商家在经历了解约和投资作品难以播出等状况后,对于合作明星的考量不仅仅停留在流量数据和带货能力方面,而是转向将明星的道德品行也列为重要考量指标。

  “选择代言人,不能纯粹选一些流量明星去带销量,这是会走偏的。安踏主品牌选了王一博代言,我们更看重的是他对于运动的热爱,他本身是爱滑板运动的,他的形象符合我们品牌的调性。我们制定了一些选择合作明星的维度,比如外形风格、年龄、专业领域的水平、知名度、美誉度等。由于我们是运动服饰品牌,所以也会选择一些体育明星来合作。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影视明星容易陷入绯闻,而一些体育明星也有兴奋剂事件等合作风险。我相信今后很多商家对于合作明星的背景调查,尤其是道德品行方面的调查都会加强。”安踏集团首席运营官陈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还有部分商家则表示,以后未必都请明星做代言人,也可以用虚拟偶像或非真人合作模式来营销品牌,以此减少明星“塌房”后引发的风险。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近期发布的《今日锐评猛药去疴净化网络》文章指出,近年来,一些流量明星作为公众人物,一次次成为舆论焦点,暴露出国内娱乐圈存在的畸形病态问题。更有甚者,一些平台与“饭圈”操纵者或明或暗联动,信奉“偶像经济”、流量为王,只要艺人能吸金,只要能给平台带来人气,完全不顾其演技和德行,谁人气高就拼命捧谁,甚至撺掇不同明星“粉丝”互相攻讦。当然,更“隐秘”的则是资本,唯利是图,对艺人劣迹视而不见,甚至帮忙遮掩,成为畸形“饭圈文化”的金主。整治“饭圈”乱象,需要弘扬新风正气,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扶正祛邪。相关部门更需要加强监管、协同发力,打出组合拳,猛药去疴、刮骨疗毒,在治标的同时,拿出治本之策加强对娱乐、演艺、经纪等行业的治理,用法律武器对涉嫌违法犯罪者依法严惩,营造清新有序的行业生态,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环境。

  据悉,7月19日~20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研修学院和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联合主办了“推动电视剧创作生产高质量发展演员和经纪人培训班”,雷佳音、热依扎、张一山、董洁、蒋梦婕、马苏、陈赫、高伟光等演员及经纪人共60多位学员参加培训。8月16日,芒果TV旗下80余位艺人签署《自觉践行崇德尚艺,努力做新时代文艺工作者承诺书》,承诺“坚决抵制违法失德劣行、恶劣粗制表演和歪曲事实恶意炒作”。

  “要督促影视机构严格执行行业规范,净化行业生态环境,并加大行业处罚力度。从业人员‘自律’还要与‘他律’相结合。比如严格执行行业处罚制度,用‘他律’引导‘自律’,实现从‘他律’到‘自律’,带动文娱行业健康发展。”邵奇语重心长地分析。

  (文内顾小美、吴珍妮、何雪、张杰煜均为化名,第一财经记者冯小芯、实习记者周思韵对本文亦有贡献)

Tags: 大数据娱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513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